首页 > 社会工作 > 正文

正能量!东莞社工助流浪16年小伙与家人团聚

4月7日早上8:00,在东莞市救助管理站,当孟理文(化名)见到自己失踪16年的侄儿孟某时,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,拉住他的手,久久不放。孟某也认出了自己的叔叔,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晚上10点,孟某和叔叔一起踏上

4月7日早上8:00,在东莞市救助管理站,当孟理文(化名)见到自己失踪16年的侄儿孟某时,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,拉住他的手,久久不放。

孟某也认出了自己的叔叔,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晚上10点,孟某和叔叔一起踏上回家乡的火车,告别了16年的流浪生涯。

查无此人的“无名氏”

市救助站社工熊军民清楚地记得,2018年1月17日下午四点半左右,一名年轻的流浪人员被送到市救助站,身高1.74米,偏瘦,无论工作人员怎么询问他的身份信息,得到的都是沉默,沉默……最后只能给他一个编号:无名氏824。

第二天,社工们就对他展开寻亲服务,但他仍是一声不吭。“后来社工带着他在操场散步,发现他盯着宣传栏上的字,看得很认真,觉得他应该会写字。”熊军民说,社工们立马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,请他写自己的名字和户籍地,他写出“孟某,江苏省徐州市丰县”。为了得到更准确的地址,社工把丰县的各乡镇都打印出来请他勾出自己家乡的名字。随后,他勾了首羡镇。社工又把首羡镇的每个村名打印出来,他迟疑地勾上了后屯村。

接下来的一个多月,社工先后联系到丰县公安局人口户籍科、首羡镇镇政府、首羡派出所、首羡民政所、后屯村委、当地工商业者等等,均回复当地无此人。孟某到底是谁,户籍地在哪里,市救助站寻亲服务组的社工及工作人员陷入了深深的谜团。

不肯放弃的寻亲社工

寻亲服务陷入僵局,熊军民不服气,他又请东莞本地公安户籍警方帮助查询,还是没有结果。那就反过来走访,熊军民和救助站全体社工开始了不厌其烦的走访和问寻。

为了唤醒孟某沉睡的记忆,社工在平时的活动中请他坐前排,并且经常带他散步,和他聊天。2018年3月13日的走访中,孟某突然写出丰县河口镇。社工们查询后发现,丰县没有河口镇,反而是邻县沛县有个河口镇。社工联系了河口镇民政所、派出所,查无此人。社工又更进一步请求沛县救助站帮助,同时联动媒体寻人网络、“让爱回家”志愿者寻人网络、当地村干部网络等,都没得到信息反馈。“那时候我们都有点泄气,寻亲仿佛陷入了无底洞。”熊军民说道。

这样的局面在2018年4月21日出现了转机,孟某写出父亲名字叫“孟建文、孟建红”,徐州市丰县人。社工们如获至宝,立马展开多方查询,得到的却依然是查无此人。后来,孟某还写过自己是丰县王店镇孟楼村的,经查,丰县没有王店镇,又是邻县沛县曾有个王店镇,如今已合并到栖山镇,但社工致电孟楼村主任,也还是查无此人。

在经历多次失败后,社工们反而越挫越勇。7名社工轮流上阵,问寻、打电话、发微信,在江苏省“让家回家”志愿者的支持下,熊军民组建了“帮孟庆明回家微信群”,把社工问寻到的信息发到群里,并请江苏的网友往徐州方向推。

经过130多次的走访,数十次的找寻,一年时间过去了,熊军民和孟某交流的手稿已经积累下厚厚一本,多达100多页,可是发出的寻亲内容却如同石沉大海,一直得不到回应。

相隔16年的团聚

2019年3月,因孟某发病被送到医院医治,寻亲服务只能暂停,但熊军民却不愿意放弃,他说,“我经常想起他在救助站时,总往门外走,用手指着门外要回家的动作和神情。”

后来,熊军民和社工们开始深入医院帮助孟某寻亲。2019年4月3日,孟某又写出了“孟某,江苏省丰县王店镇后孟村”。社工们眼前一亮,这是他第三次写到王店镇(现栖山镇),随后社工还查到后孟村是一个自然村,孟某也曾写过家里是农村,种玉米。

循着这一线索,雄军民修改了网络寻亲内容,并请媒体和网友精准地向沛县栖山镇后孟村推送。这一次,好消息来得十分及时。当晚10:00,市救助站值班室电话响起,一个自称是孟某叔叔的男子十分肯定地说孟某就是他侄子。通过视频电话,该男子一眼认出孟某并大声呼喊他的乳名,情绪十分激动。

4月7日,心急的叔叔从徐州坐飞机到深圳,来到市救助站与孟某相见。叔侄俩分隔多年后相聚,情绪激动的叔叔紧紧抱住孟某,孟某也认出了叔叔,嘴角抽动,露出难得的笑容。

叔叔说,他叫孟理文,孟某是他的亲侄子,2003年开始失踪。而孟某精神失常则是因为年幼时受到接二连三的打击,孟某6岁时父亲就去世了,他因此变得沉默。后来随母亲从沛县改嫁到丰县(这也是他为何一直将户籍地记混的原因),没几年后母亲也去世了,孟某从那时开始变得不愿交流,精神失常。

据叔叔介绍,孟某的确是徐州市沛县栖山镇后孟村人,而社工们寻亲屡战屡败是因为孟某写错了自己名字中的一个字,同时也因为读音相似写错了父亲的名字。而且孟某失踪多年,户口早已被注消,在老家时也没有办身份证。

孟某失踪后,家人四处寻找都没有结果。打击最大的是孟某的爷爷,失去了长子、长媳,又不见了孙子,老人家十几年来已经哭干眼泪。孟理文说,老人家如今年纪大了,很多事不记得,却常常念叨这个大孙子,担心他在外面饿死、病死、出车祸……当84岁的爷爷听说孙子找到时,激动地哭了,要求儿子赶紧把孟某接回家。

当天晚上,孟某和叔叔一起上了火车,踏上了回家路。坚守一年的社工们也终于解开了谜团,放下了心口一块大石。

编辑:hcf 审编:admin
关键词阅读:
【免责声明】凡来源不是“中国公益报道网”或“全民公益报道门户”的文章,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中国公益报道网无关。中国公益报道网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我要链接| 商务合作| 版权声明| 广告服务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(010)57256752

中国公益报道网 | 全民公益报道门户 | 京ICP备16047934号-2 Copyright © 2014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中国公益报道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06204号 | 国家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砀零字第54号 | 印刷经营许可证皖新出印证字(72)号
互联网反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|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|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